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半杯酒 | 19th Apr 2014 | 半杯酒 | (77 Reads)

Picture 

這天,在澳門,到處都是祖國旅客,透不過氣來,我認定到路環走走能帶來一刻寧靜。

路環是個偏遠的舊小村落,街巷窄窄的,人店皆老,夾雜著濃郁的鄉土及寧靜感覺。在那裡,我未曾聽到一句他人的話語,彷彿自己身處異國,聽不懂當地人的語言,我真的弄不清是人們未曾作聲,還是他們言談太溫文之故。無論如何,那裡的幽靜並未被任何人破壞了,這委實帶來了一份莫大的驚喜!

窄巷的盡處,座立了聖方濟各教堂,光鮮的外墻跟這裡明顯格格不入,然而,教堂內的寧靜卻又跟這樸素的舊村落貫徹如一。身處教堂內,微弱的音樂破壞不了那𥚃的寧靜,我獨自冥想,獨自享受當下一刻的平靜。

沐浴在教堂的寧靜裏,時間過得特別快。步出聖方濟各教堂走向海旁的十月初五馬路,那裡瀰漫著另一份悠閒的平靜。這天天氣挺好,林蔭下兩位大叔熟睡中,另一位大叔正享垂釣之樂,而我自己則選擇了樹蔭下的一張長椅閒坐,成就了一幅完整的十月初五馬路的海旁的畫面。

那美好的畫面忽然出現了一位非常矮小的婆婆,她一身黑衣,束一頭男裝的短髮,背著雙手緩緩踱向我的長椅,由於她正背向陽光,我未能看清她的容貌。

「可否給婆婆二十元買食物?」當她步至我椅旁時道。

於這麼近的距離可以看到她頸上戴著一條金頸鏈,雙耳穿著金耳環,是真金造的。

「何不賣掉你身上的金器,反而要向一個全身沒有一件值錢東西的我索金錢?你剛剛的出現及你的貪念已徹底的破壞了我的寧靜,是我應該向你索償才對!你幹嗎到處去奪走別人的平靜?」

婆婆快將步至我的長椅,我不忍道出這番話,只好先行告退。

Picture


半杯酒 | 18th May 2013 | 半杯酒 | (13 Reads)

漆黑寂靜裏,躺著輾轉反側,腦海波濤洶湧,雷電時烈時弱的擊打著,無法平靜地等待平靜的來臨,委實是一種莫大的煎熬!

反正無法遏止惡劣天氣的突襲,只好從睡房溜走出去,點起微弱的燈光,隨手拿起一本書翻看以起平伏之效,視線卻不怎願意停留在頁面上,復落在窗外寂寥的公路上,暗冷的公路上行車疏落非常,找不著任何焦點,只好閉目想著、想著。

多次穿梭睡房與客廳之間後,黎明將至,我終於投降了,臣服於一粒比瓜子肉還細的安眠藥丸。 

又是另一個失眠夜,仍是平靜難求,依舊穿梭睡房與客廳之間,還是那般的閉目想著、想著。安眠藥又豈作解決法子?

想著、想著,想起早陣子,一位同事送上一張宣傳單張,邀請我出席一個教會的佈道會,主題是「卸下」,我從未打算出席該佈道會,只好收下單張並道謝罷了。看著手上的單張,無論外觀設計或圖片都並不吸引,唯獨單張上佈道會的主題「卸下」卻令我注目出神,究竟該佈道會是要告訴我什麼的呢?想著、想著。

佈道會的主講者道盡了他背負重擔及責任而帶來的沉重壓力,看不見終點時曾懷疑過自己能否走畢全程,想不通勉強走下去的意義,亦曾想過放棄,然而現實又把他牽回來,最終走到牛角的盡頭裡,尋找不到解決的法子。

想著、想著,我並未有改變主意,沒有打算出席該佈道會,因為我已心領到天父所賜的「安眠藥」! 


半杯酒 | 22nd Apr 2013 | 半杯酒 | (17 Reads)

翌日,一盡地主之義,並遵守了承諾,充當了兩位來自遠方的新朋友的嚮導。一整天開車到處走並未覺疲累,反而充滿興奮感覺,所到的地方驟然既熟悉又新鮮。

時近午夜,這份嚮導工作接近尾聲,於是將兩位朋友送回旅館,她們所下蹋的並非什麼高級酒店,而是位於尖沙咀的重慶大廈。午夜後尖沙咀的街頭仍是燈火通明,繁華熱鬧還未有減退,跟重慶大廈內的陰深成強烈對比,雖說陰深卻非想像中的陰暗,說實在的,她們跟那裡的環境及其他住客存著明顯格格不入的感覺。

送到房間門前,正準備衷心道別之際,翌日早上就要乘飛機返韓國的Yunsil竟出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主意,她邀請我繼續聊天,而她的同行好友則率先表態,選擇自行回房休息。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主意,確實雖有點意外,卻亦是一份驚喜!

重慶大廈的狹窄走廊內棄置了不少雜物,我和Yunsil就在其中的一張遭棄置的舊木桌上並肩而坐,在寂靜而破落的走廊內聊天,別有一翻感覺,甚至有種不言而喻的浪漫。

我倆無所不談,怎麼那天的黎明來得特別快?

告別的時候終於到了,這一別後,相信我倆就此消失於彼此的生命中。我並未有因此而依依不捨,互相交換聯絡方法後就瀟灑地告別了。

天各一方並未有令她消失於我的生命中,偶爾收到她寄來的信件和小禮物,我亦欣然給予回應,就這般,那點意外擦起的火花一直沒有熄滅。

直到一個寒冬,希望出外度假,便決定到韓國走一走。這趟,Yunsil樂於作為我整個旅程的嚮導。

一九九八年,當時漢城還未稱為首爾。我獨個兒步出漢城機場,守候多時的她帶著喜悅的笑臉將我接過去。我們自從在香港認識後已多時未有見面,頓時,一份陌生感覺將我倆稍作隔離,一些不自在感覺滲入了我們的血液中。

到我預訂了房間的旅館前,她先帶我到一家餐館用晚膳。抵達餐館時,已是晩上十時多了,我們是該店唯一的客人。那是一家舊式餐館,面積很小,門面樸實,主要為客人提供烤肉及泡菜等地道菜式,她為我點了一些泡菜及年糕,放在巨大金屬烤碟上煎烤,挺有風味!

翌日早上,相約了在我下蹋的旅館附近會面,開始我在漢城首天的旅程。步出旅館,感覺非常寒冷,眼前一片白茫茫,正是整夜下雪後的景象。踏在濕滑雪地上,難免有點戰戰競競,卻又興奮莫名。

一張熟識而甜美的臉容在疏落的人潮中浮現出來,身穿薄薄長褸的她把我顯得臃腫非常。我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以微笑來取代說話,並有默契地向同一方向並肩而行。奇妙地,前一晩的那份陌生及不自在感覺隨著一場大雪一掃而空,更奇妙的就是我竟然毫不猶豫地以自己的左手把她的右手牽著走路,她亦居然未有抗拒,並予以配合。隔著兩層厚厚的手套,我們完全感受不到對方的體温,感覺既近亦遠,倍添瞹昧,彷彿一對情人以書信傳情達意那般的敄持。

我努力為自己的任性開脫,然而,始終未能自圓其說。

此行,最令我深刻的,就是在情人節當日有機會走進她就讀的那所女子大學一遊。據悉,若非其大學教職員,所有男士不得進入校園內。幾經她的哀求下,保安員竟破例讓這個遠道而來的男士闖進校園內四處遊歷。

四天的行程快要結束,臨走前一夜,我倆在一家樓上咖啡店聊天,那夜在昏暗的咖啡店內,我們多添了幾分沉默,彼此的心情不言而喻。從咖啡店眺望下面熱鬧的步行街,行人已顯得疏落,不禁有點落寞。忽然想起那夜正是農曆大除夕晚,香港街頭必定熱鬧非常,跟這裡的寂寥成强烈對比。

夜深了,我送她到附近公車站,車站沒有其他人在候車,微弱的燈光掩飾不到她的愁緖。忽然,她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向我說:

"Can you give me a kiss?"

我歉疚地在她唇上輕吻了一下。

從此,我就從她的生命中溜走了。


半杯酒 | 2nd Apr 2013 | 半杯酒 | (15 Reads)

偶爾放假一天,為的是從持續煩惱及繃緊的狀態中偷偷溜走,渴望得到一刻的喘息。

閙鐘一直未有響起,精神甚飽滿的我自甘起來,看看鬧鐘,時近正午,難怪欠了平日醒來時的那份煩躁及頭痛感覺。

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機的訊息及電郵,確保公司緊急的事情得以適時及適當的照顧。果然,某下屬送上了一些工作給我,這工作確實需要一定的思考,雖並非十萬火急,但為了不想消磨下屬的責任心,只好馬上把工作辦妥。畢竟,當他們工作了一整個上午之時,自己還臥在床上,一點歉疚之情忽然湧上心頭。

工作雖花不了很多時間,卻意外地將辦公室的那份煩惱及緊張帶進了家中的書房內。

午飯過後,悠閒地在繁囂的街頭顧盼忙碌的人潮,自覺精神分列起來,一時憐憫同情,瞬間又幸災樂禍、沾沾自喜,然後更為一刻的置身道外而感覺奢侈無比!正當心情複雜之際,工作的煩瑣卻又無故略過腦海,頓然清醒過來,卻亦繃緊起來。

夜幕開始低垂,街上滿是下班歸家途中人,他們那份疲累而釋放的心情,倒也十分理解,我不禁有點妒忌。

晚飯時,選擇了一家日本餐廳,鄰座的是一對剛下班的上班族,這刻在他們面前,我已不再置身道外,他們亦再不需要我的憐憫,頃刻,我們已回復平等,再沒有任何奢侈的感覺,確實有點失落。

忽然,收到某下屬發來的短訊,為今日給我帶來煩惱而致歉。這短訊醖藏的心意正好帶來了適時的安慰!


半杯酒 | 21st Mar 2013 | 半杯酒 | (14 Reads)

自孩子入讀小學起,已建立了陪他睡前談心習慣。

一天晩上,快要升讀中一的孩子訴說:「 我捨不得一班小學同學、老師、校園,更懼怕將來中學的陌生環境,還擔心要從新結交朋友,我真的不想升讀中學,如果可以永遠都是小學生那多麼好啊!」

「當你進了中學後定當有別的想法。」這是經驗之談。

另一個晚上,已升讀了中一的孩子對我說:「你說得對,原來當中學生真的比小學生好得多!」

我當然不用問因由吧。

一晩,孩子又表露出憂慮一面,忐忑地問:「人死後會怎樣?會否去到另一個地方?我很怕。」

「不用怕,只要你堅持當個好人,天父一定會為你作最好的安排。」面對有些難題,不得不找天父幫一把。

「但我還是捨不得。」孩子還是未有釋懷。

「你還記得那夜你跟我說你不想升讀中學嗎?」我問。

孩子點頭沒有回答,不用多久便入睡了。 


半杯酒 | 24th Jan 2013 | 半杯酒 | (6 Reads)

週末的下午,獨自駕著我的Mazda Astina,車廂內籠罩著浪漫音樂,瀰漫了單身的無驅無束、自由浪蕩,寫意無限,令人沉醉不已!在這單程路上驅馳,偶爾望向倒後鏡,看看自己留下的軩痕,即使留戀走過的路,路上未曾奢望可以折返,要麼拐個大彎來得太奢侈了。

傳呼機忽然響起,我差點兒記不起曾留過自己的傳呼機號碼給她。真的不敢相信韓國少女是那麼主動和開放,難道兩隻小羔羊不知世途險惡?

終於,我們約定當晩於尖沙咀Planet Hollywood一聚。

我努力替兩隻小羔羊找藉口,但到今天仍然想不通。難道走桃花運也要原因?

那夜,我們言笑甚歡,我向她們推介了該店馳名飮品Home Alone,濃郁撲鼻的士多啤利香味瀰漫著我們,昏暗的燈光下,我的女主角更顯得迷人。

言談間得知她們是韓國大學生,怪不得英語水平不俗,不然,那夜Planet Hollywood內就上演了一套默劇。

我的女主角名字叫Yunsil,擁有一雙大眼睛,一頭長髮,開朗的性格。至於我對她同行朋友的一切記憶就顯得模糊得多了。

整夜,Yunsil 的臉上都掛著甜美的笑容,我不禁自滿起來,因為我注意到她的笑容已經被我的幽默言辭牽引著。男人就是這樣,永遠都覺得自己風趣幽默,常常都因小事而自滿!

(........代續)


半杯酒 | 22nd Jan 2013 | 半杯酒 | (8 Reads)

某年某夜,散步於尖東海旁,維港夜景正散發著她的魅力,對象當然不是跟她一起成長的人。借著她的魅力吸引了兩個少女靠近我身旁,她倆在維港夜景前互相拍照,依稀聽到些不理解的語言,我不懂日語,我認定她倆應該是「日本妹」吧!

"Can I help you?" 又是那句好洗好用的開塲白!我手一邊指著她們的相機。

"Yes, please." 她們展露友善而甜美的笑容。 

 透過相機的視窗,我的視線選擇了停留在其中長髮那位的臉容上,相片就此對焦拍下來。

"Where do you come from?" 我有點懷疑她們的英語能力,儘管一試吧。

"Korea" 長髮的那位馬上替我釋疑,就這樣,故事主角出現了!

 當年還未刮起韓風,看不到韓劇,我的腰間還掛著一部傳呼機。

頓然,我亦率先成為了韓劇的男主角,怎能不自豪! 

 "How long will you stay in Hong Kong?" 我努力維持對話。

"3 more days." 對話主要由女主角應付,很明顯,她比較外向,英語能力較佳。

我戲言未來三天就由我來充當她們的嚮導。怎料,女主角很認真地告訴我她們明天會去澳門,未能接受我的好意。

說穿了,都是一種婉拒而已。沒打緊,我亦只不過貪口爽吧。

說"Nice to meet you. Bye!" 前,我留下了傳呼機號碼,著她們需要嚮導時不妨call我。

說實話,那夜我並未有將一絲幻想帶回家中。


半杯酒 | 21st Jan 2013 | 半杯酒 | (6 Reads)

在東京那天,到台場走一走,天氣很冷尚未下雪,景色跟天色美得令人覺得眼前一切都很完美!不知道是否這個原因,眼前出現了一位令人眼前一亮的女仕,樣子甜美打扮入時而斯文的八十後,放下了幾袋逛商場的戰利品,取出一部小型數碼相機,背向美麗的彩虹大橋,開始自拍起來。太可惜了,自拍又怎麼能完美地將此時此刻的靚人美景保存下來呢?

理所當然地,我馬上步向這女仕。

"Can I help you?" 

她把一部小巧的數碼相機交給這個具風度的男仕,我小心翼翼地接過這份禮物,二十多年來的攝影功力終於得以發揮。

"Thank you!"

"You are not Japanese?" 我心裡肯定她不是當地人。

"I come from Taiwan."

「我從香港來的。」用普通話來得親切一點吧!

「怎麼一個人到這裡來?」這話還是收起來好,留點幻想空間嘛! 

我把相機物歸原主,她報以微笑,但仍覺有點冷。 

忽然,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不是故事主角,而是故事情景。